<small id='vtt3x'></small><noframes id='vtt3x'>

  • <tfoot id='vtt3x'></tfoot>

      <legend id='vtt3x'><style id='vtt3x'><dir id='vtt3x'><q id='vtt3x'></q></dir></style></legend>
      <i id='vtt3x'><tr id='vtt3x'><dt id='vtt3x'><q id='vtt3x'><span id='vtt3x'><b id='vtt3x'><form id='vtt3x'><ins id='vtt3x'></ins><ul id='vtt3x'></ul><sub id='vtt3x'></sub></form><legend id='vtt3x'></legend><bdo id='vtt3x'><pre id='vtt3x'><center id='vtt3x'></center></pre></bdo></b><th id='vtt3x'></th></span></q></dt></tr></i><div id='vtt3x'><tfoot id='vtt3x'></tfoot><dl id='vtt3x'><fieldset id='vtt3x'></fieldset></dl></div>

          <bdo id='vtt3x'></bdo><ul id='vtt3x'></ul>

        1. 山东食品安监管新思路:专项整治让位于日常监管
           时间 : 2015-03-23   点击 :    分享

            近日,省政府下发《2015年全省食品安全重点工作安排》(以下简称《安排》),与过去相比,今年在持续强化监管部门和企业的责任之外,重点强调监管制度体系建设,食品安全治理呈现出“法治化”、“常态化”的新特点。

            食品安全监管向常态化过渡

            与2014年的工作安排相比,《安排》的一大变化是“专项整治”一词出现的频率减少。

            2014年的工作安排中,共对婴幼儿配方乳粉等乳制品、肉类、食用油、非法添加和滥用食品添加剂、儿童食品学校食堂及学校周边食品等9类食品明确作出专项整治的要求。而今年更多的提法为强化监管,涉及食用农产品源头、食品生产加工、食品市场流通、餐饮服务和重点品种等方面。关于专项整治,只是要求“各地针对日常监管、治理整顿和抽检监测中发现的安全隐患多、易引发系统性风险的重点品种,组织开展更有针对性、范围和期限更具灵活性的专项整治和综合治理。”

            “这释放了一个明显的信号,食品安全的监管逐渐在向常态化过渡。食品安全问题关系到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和切身利益,丝毫不可放松。”烟台大学经济学教授李晓光说。

            作为基层食药监管工作人员,烟台市莱山区莱山经济开发区食药监管所所长梁茂龙也认为,强化日常监管已经是自己工作的“新常态”。去年以来,烟台市各县市区进行机构调整,工商质监食药监三部分涉及食药监管的职能机构合一。“这样职责更加清晰,管理也更加明确,任务也更艰巨了。”梁茂龙说。

            制定小作坊小摊贩管理办法

            在监管常态化的同时,法治化也是一大明显变化。省政府明确提出,全省食品安全工作要深入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届三中、四中全会精神,用改革的精神、法治的思维加快提升食品安全治理能力。

            根据要求,我省将完善法规制度和标准体系,加快与新修订的《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》及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产品质量安全法》相配套的法规制度建设,建立覆盖食用农产品种植养殖、食品生产、流通、餐饮消费全过程的监管制度体系。

            烟台大学法学院副教授于海防表示,此举将进一步规范监管部门的执法行为,实现依法行政,体现出了鲜明的法治思维。“新修订的食品安全法在具体细节上还需要解释与补充,完善相关法规制度和标准体系,能有效细化监管职责,消除监管漏洞。”

            《安排》还提出研究制定食品领域小作坊、小摊贩、小餐饮管理办法,这在梁茂龙看来,也是基层监管工作的一大福音。“小作坊、小摊贩、小餐饮的管理历来是一大难点,标准不够细化是其中重要原因,省里将来制定出明确标准,基层工作人员就可以有的放矢。”

            持续强化企业主体责任

            虽然有不少新变化,但在强化企业主体责任方面,《安排》与以往一脉相承,提出“强化食品生产经营者第一责任人意识和诚信意识,完善治理体系,规范引导食品生产经营单位守法经营,并建立农业投入品和食品生产经营单位信用档案,实施‘红黑名单’制度,完善诚信信息共享机制和失信行为联合惩戒机制。”